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酷姐儿

新活力,新思想,新观点,新追求,新梦想,思想在这里汇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桐华:感谢当年冲动的小妞  

2014-11-14 14:40:19|  分类: 评论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任何一个故事,想打动人心,都要以情动人,爱情故事更是这样,写最真实的感受,感动了自己,才能感动别人,不要凭空想象。

□ 本报记者 卞文超
  一部清朝穿越小说搬上荧屏,成就了年轻女演员刘诗诗,火了老牌帅哥吴奇隆和郑嘉颖。
  三年后,热播剧《步步惊心》余温犹在。最初隐藏幕后的小说作者桐华,今天一步一步走向台前。
  10月20日,在浙江杭州的新书发布会上,坐在台上的桐华长发垂肩,身兼作家和影视策划人双重身份。自《步步惊心》后,她创作的《大漠谣》、《云中歌》、《最美的时光》等多部小说畅销,并被改编为影视剧、话剧、越剧、漫画、游戏等,在年轻受众群体中有大批忠实拥趸。
  从发布第一篇帖子至今,九年,八部作品,累计370万字,超700万册销量——这是一位在网络空间白手起家的文学青年。
  桐华上过中国作家富豪榜,小说和影视版权被引进到韩国、泰国、越南、印度尼西亚等国家。媒体对她的关注往往着眼于商业上的成功。记者采访中,她更愿意回味的是一位自由创作者写故事的单纯乐趣。
最初三天——
人生就此改变轨迹
  上世纪60年代生人的著名作家、编剧石钟山,面对桐华有颇多感慨。在杭州,他对比两代作家的最大区别,80后这一代不少人是无意识闯入作家领域的,而“我们是有意识的”,从读书就开始向往作家职业,并坚持不懈有意识地去追求。
  “但是我努力到现在,也没有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,这是我最大的遗憾!”石钟山以年龄沉淀出的幽默,笑言“桐华们”力量之大,让旧时代“翻篇”。
  记者:你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毕业,毕业后先在银行工作,又赴美国读财经专业硕士。什么时候开始在网上写小说的?
  桐华:那是2005年,我忙碌的人生处于一个暂时的休憩时间。辞掉工作,打算读硕士。旧日生活结束,新的生活还未开始,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,我在家里无所事事,在网上看小说也看得有些无聊,突然就决定自己写一个故事。
  说写就写,我立即开始在电脑上写故事,写了一千多字,我就贴到了网上。
  第二天,我又写了大概两千字,说老实话,那个时候,我连男主是谁都没想过。
  第三天,当我去网上看时,发现有三个人给我留言,说等着更新。我一下子就激动了,哗哗地开始接着写。
  随着故事的展开,我才开始真正进入故事。每一天,我都会问自己后面会发生什么。这就是我的第一个故事《步步惊心》。
  记者:在此之前,有没有尝试过写作?学生时代作文是不是特别好?
  桐华:少年时,我数理化学得比较好,语文成绩不能说不好,但和数理化相比,显然引不起注意。我有一个朋友经常给杂志报刊投稿,他也会给我看他的作品,但我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去投稿。
  但我自小学时,就酷爱读书,读书是我的最大爱好。所有的零花钱全部用在买书上。
  记者:写作什么时候开始改变了你的生活?
  桐华:应该说从《步步惊心》下笔的那一刻,写作就已经开始改变我的生活,它打开了我生命中我不知道的一扇窗户,更改了我的人生轨迹,让我看到了我从没有预想到的风景,当然,它还带给了我名和利。
  我非常感谢当年那个一时冲动,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,却坐在电脑前开始写故事的小妞。
  记者:什么时候开始用桐华这个笔名?
  桐华:这个笔名诞生于《步步惊心》快要出版的时候,大概是2005年的年底,编辑跟我商量说书快出版了,是不是应该想一个笔名?然后我们就取了“桐华”这个名字,它有两层意义,一层是桐树花,另一层则是童话。
身兼多职——
懂得退缩是种责任
  桐华原名任海燕,出生于陕西。相较其他与之齐名的女性作者,桐华笔下的人物少了些缠绵悱恻,多了份聪慧爽快和奋不顾身。
  从学生、白领转身,与按部就班的生活说再见,桐华最近的时间表上多了影视策划的日程。2013年,首次参与策划古装爱情剧之后,今年,她更是担任策划、编审以及监制三职,操刀电视剧创作。
  10月20日,桐华赶到杭州发布新书,同时前来捧场的还有演员贾乃亮。生活视野的拓宽和工作含量的丰富,让她更加成熟,目光也从当年的率真逼人,变得更加缓和而富有层次。
  记者:小说与影视剧对接,对你而言是无心插柳,还是有意为之?
  桐华:应该说是无意为之吧。对我来说,连写作都是无意为之。我原本的生活应该是老老实实去上班,然后老老实实往CFO的方向去奋斗!写作对我而言是一个意外的收获,做影视,则是另一个意外。
  到今天这一步,整个过程是自然而然的。但另一方面,反观我自身,骨子里还是很喜欢这种讲故事的生活的。大概心里头本来有这样的种子,碰到了合适的机会,遇到了合适的人,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成长。
  记者:写作最初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。当名利到来之后,还能自由自在地写东西吗?
  桐华:我始终认为,世间的事,最难得的就是喜欢二字。只要喜欢,我们都会无怨无悔地付出,对一个人是如此,对一件事也是如此。
  所以,我只是为了喜欢,而在写,我没有考虑过成功,也没有考虑过将来,甚至我没有考虑过写出的故事会有多少人喜欢。我只是想写,从讲述故事中我已经得到了莫大的快乐,至于别的,那都是快乐之后的事。有,我很开心;没有,亦无所谓。
  记者:自由创作其实并不轻松,有没有过苦恼发愁的经历?
  桐华:出版《步步惊心》时,我非常痛苦,曾想过放弃。但因为喜欢,我还是继续写了《大漠谣》。其实写作路上,一直有困难,任何时候都有放弃的理由,但我一直没放弃。
  记者:通常在什么环境下写作?
  桐华:我喜欢在绝对安静的环境里写作。写作时,我不喜欢上网,不喜欢接电话,不喜欢见人。我曾经因为想专心写故事,对影视公司的合同一直迟迟不看。
  记者:今天的创作状态和当年的小姑娘有什么不同?
  桐华:因为更多人关注,心态上会更紧张,期待会更高,这也是无法避免的,我尽量调整,让自己不要过于求全。我始终认为最好的创作状态是顺其自然,顺心而为,即使想要追求更好,其实都不是最好的状态。因为有了这个念头,就失了自由。
  记者:目前在影视策划方面,投入了多少精力?
  桐华:我现在的职业身份似乎有多重,一个是写小说的作者,我依旧像以前一样一年中拿出一部分时间,写一本小说,把一个我想讲述的故事变成文字。而另一个是影视策划人,从前年开始就慢慢变化,刚开始,尝试用另一种方式表述故事,我不敢深入,怕不好玩,怕自己不胜任,但试探性地玩过一次后,发现有它自己的好玩之处,我蛮喜欢。今年,我会继续用另一种方式去讲述故事,把我想讲述的故事变成画面,当然也会不仅仅限于策划人的身份。
  因为工作的多样性,所以我目前的安排是一半一半,一半用文字表述故事,一半用画面表述故事。
  记者:作家和影视策划人,你更喜欢哪一个?
  桐华:如果再早一点的话,有可能我会说我更偏好作家;但是,今时今日,我会觉得两个我都喜欢。写作,肯定是不能割舍的。但影视这种用画面去讲故事的方式,我也非常着迷。
  记者:做影视剧不像关起门来写小说,需要考虑的因素更多一些,恐怕从筹备开始就是一个要以盈利为目的的项目。
  桐华:小说在写作的过程中,我不去考虑销售,这不是一个作者要考虑的。相对而言,我觉得电视剧更商业化。电视剧是几千万上亿的投资,过程中有一两百号人的辛苦和努力,你作为策划人,在面对自己任性的偏好时,有时候会主动退缩。我自己的感觉,小说比较不商业,电视剧更商业。
  我并不是说商业不好。甚至有时候,我觉得退缩也是对别人更负责的表现。

解密“畅销”——
“故事核”是最大竞争力
  从现代到古代,甚至上古神话,桐华的言情小说任想象力驰骋。
  有媒体评论:桐华笔下的女主始终给人一种豁达明朗的感觉,追求事业上的独立与爱情上的平等,而这正是最契合当下女性心理诉求的。这样一个有“群众基础”的作者,想不红都难。
  记者:新书《半暖时光》写的是一个现代爱情故事。你以前的小说都是用第一人称写作,这次用了第三人称。是不是可以更加超然地冷静旁观了?
  桐华:我上一次写年少时光的时候,距离现在已经过了将近5年的时间,今天对生活会有很多不同的理解。我会把我的不同的理解放到新书里面。
  记者:从校园到社会,是每个人要面对要经历的阵痛期,你笔下的女主角格外坚强。
  桐华:我写故事不列总纲,我都是边写边想,边想边写。我自己到后来也被我笔下的这个女主人公的坚强所感动了——她父亲去世,上大学没有钱,好不容易到大学要毕业了,结果因为作弊案,文凭也没了。故事最后,她的选择不会让我惊讶,她很坚强地去面对每一次挫折,坚强地走过了所有的时间。
  记者:你想传递一种什么样的爱情观?
  桐华:我的每一本书大概侧重的角度不同。我自己认为,女孩子的爱情首先就是应该保持精神独立。但是你要保持精神独立,一定要有经济独立性。这种双重的独立性才能保证你的爱情是平等的,而且保鲜期很长。
  记者:你的经典小说出了韩国版、越南版、泰国版,似乎是轻轻松松跨越国境。
  桐华:在我看来,所有的故事,不管古代还是现代,中国还是外国,不管通俗文学还是世界名著,都在讲述人的情感和命运,能让我们产生共鸣的往往不是故事的背景,而是人物的情感和命运。我想,只有这样的故事才能真正地打动读者。一个好的故事,是不会有国界的。
  记者:畅销或者高收视率意味着大众愿意去埋单,愿意花时间、花钱去听你在表达什么。你在小说和电视剧领域均有佳绩,有没有要诀?
  桐华:写小说的时候,我不会去考虑影视剧,小说就是小说,是作者一个人的倾诉和表达,只要自己有倾诉的欲望,就写下去!只有自己最想写的故事,才会成为好故事。当然,这样的故事,不见得适合改编影视剧,可那又怎么样?作者就是作者,作者不是编剧!
  作为影视策划人的身份,我会自己策划电视剧,也会去购买其他作者的版权。我所欣赏的小说,最重要的是要一个好的“故事核”。人物关系不完善,编剧可以调整,人物性格有偏差,编剧也可以调整。但如果“故事核”有问题,那一切都没有意义。
  记者:一个“故事核”要想打动人心,关键在哪里?
  桐华:任何一个故事,想打动人心,都要以情动人,爱情故事更是这样,写最真实的感受,感动了自己,才能感动别人,不要凭空想象。
自在走远——
不忘“讲故事”初心
  “我是热热闹闹走在路上的市井俗人!”
  桐华并不刻意追求深刻,对于严肃的文学创作,坦陈自己火候未到。凭着一位故事编织者的诚意,她只是确保把其中包裹的情感精密地传递给读者。
  在杭州新书发布会现场,有年轻的粉丝吐露,曾经费尽心机寻找小说里出现的一方乒乓球台。桐华并没有告诉这位读者,那个唯美爱情场景的真实所在地究竟在哪里。面对巨大的关注度,她有时会感到惶恐。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,她和读者保持着距离,小心保护起自己的私生活,不去透露半分。
  记者:写作之初,恐怕没有制造出一个“亚洲影响力”的野心吧呵呵。你的文学偶像是谁?
  桐华:在我心里,曹雪芹、托尔斯泰、雨果、巴尔扎克——他们是这个世界孤独跋涉的智者,他们用生命照亮了世界。
  我是热热闹闹走在路上的市井俗人!我写的是通俗畅销小说,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做的是言情电视剧,或者情感类商业电影,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在跋涉。我和一群热爱这一行业的朋友享受着工作,享受着生活。
  记者:有年轻读者说,人生观和价值观深深受到你作品的影响。你怎么看自己在青春读者群体中的这份影响力?
  桐华:我很惶恐,因为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普通,讲着我们都曾经历过或者心里梦想的故事。应该感谢的是读者的厚爱,只是因为他们,我才变得不普通了。我个人的创作目的,最初其实只是为了我个人,先是我有写作表达的欲望,所以我才动笔写作。但当写完后,有读者与我分享,则让我感到很幸福。
  记者:在你自己的成长经历中,哪些书给你留下了深刻的阅读体验,影响了你对世界的看法?
  桐华: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告诉我,爱情有时候带给女人的是毁灭。所以,女孩们,请学会爱自己。读安娜时,我大概十四岁,刚读了大量的琼瑶小说,冷不丁地看了这本书,有点被震傻了的感觉。原来,爱情是如此冷酷!能让一个鲜活的生命,一步步走到卧轨自尽的下场。
  《居里夫人传》告诉我,坚持,是接近梦想的第一步!很多年前看的书了,可依旧清楚地记得当时的震动。居里夫人的家境很清贫,中学毕业后,她和姐姐都想去法国留学,完成高等教育。居里夫人为了完成自己和姐姐的梦想,向姐姐提议,自己先去当家庭教师为她提供上学的资金,等到姐姐毕业找到工作后,再为自己筹备留学的资金。居里夫人为了留学的梦想,整整做了八年的家庭教师。八年后,在姐姐的经济支持下居里夫人来到巴黎,学习数学和物理。八年,足以磨灭很多人的理想,可居里夫人坚持下来了。
  《飘》告诉我,坚强是永远感动人的品德。看《飘》时,我已经上高中了,虽然郝思嘉的爱情蛮感动的,可毕竟读了那么多书了,感动有限。可郝思嘉的坚强让我记住了这本书。
  记者:未来打算怎样去释放自己越来越大的能量?
  桐华: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,不管是写作,还是策划影视剧,本质都是在讲故事。未来我愿意继续尝试用不同的方式、从不同的角度去讲述故事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